您现在的位置:律师维权网>> 频道>> 交通事故>> 保险理赔>> 交强险>>正文内容

无证驾驶、醉酒驾驶保险公司是否应在交强险赔偿限额承担理赔责任案例汇总

1.无证驾驶出事属交强险赔偿范围 法院判决维护公益
2007年10月19日 07:44:22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浙江在线10月19日讯 温州龙湾法院日前审结了一起交通事故引发的赔偿纠纷,与以往不同的是,本案的肇事者是无证驾驶。
  庭审时,双方围绕保险公司是否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展开激烈辩论。
  法院最终判决:保险公司要赔!
  死者家属告了三方
  今年3月28日11时40分许,郭副海持名为郭付森的驾驶证,驾驶安徽大龙运输有限公司的轻型自卸货车,在转弯时,右后轮碾压右侧同向骑车的王爱军,导致王爱军当场死亡。温州交警大队认定,郭副海负全部责任。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王父悲伤之余,将郭副海以及大龙运输公司、保险公司三方都告上法庭。
  为通过司法途径尽快得到保险赔付,王家在起诉书中称,中国人保阜阳分公司是肇事车辆承保人,应按合同约定承担第三者责任险。
  保险公司拒绝埋单
  但在庭审时,王家的索赔要求遭到保险公司的强烈反对,焦点就在于:郭副海没有驾驶证。
  保险公司表示,此前,大龙公司已为肇事车辆投保了第三者责任强制险,但根据国家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而且,这一点在交强险合同里也明确约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除对驾驶人有责任的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保险人在医疗费用限额内向受害人垫付外,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由于王爱军当场死亡,未产生抢救费用,所以无论是从法律规定还是从合同约定,保险公司均不负责赔偿。
  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要赔
  龙湾区法院审理认为:保险公司承保本案肇事车辆的第三者责任强制险,法律没有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可以免除赔偿义务,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王爱军死亡的丧葬费、赔偿金计5万元。
  此外,郭副海应赔偿王爱军丧葬费、赔偿金计95986元;大龙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法官:
  交强险是种社会保障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驾驶人没有驾驶资格,保险公司是否应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龙湾法院潘法官认为,本判决符合交强险对社会公众利益保护原则及交强险的公益性质。
  首先,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是交通事故受害者享有的社会保障。本案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造成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予以赔偿,体现了交强险对受害人人身权益的保护功能。无论驾驶人是否具有驾驶资格,受害人对此均无责任,亦无法防范,只要这种事故对于受害人而言是偶然的、不可预料的,就应该视为保险事故。受害人因驾驶人一般过失行为尚且可以请求保险公司赔付,而驾驶人具有无证驾驶的严重过失行为,保险公司更应赔付。
  其次,有关强制性规定中并没有规定,驾驶人没有驾驶资格,可以免除保险公司人身伤亡的赔偿义务。
  第三,保险条款规定违反强制性法律规定,不具法律效力。
  ●新闻附件
  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它是为维护社会大众利益,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强制推行的保险,其主要目的在于保障车祸受害人能够获得基本保障,具有社会公益属性。交强险业务总体上以不盈利不亏损的原则审批保险费率,区别于商业险。
 
2.醉酒驾车撞死骑车人 保险公司仍需赔
作者: 孙海雷 杨文涛 发布时间: 2008-09-10 10:35:14
中国法院网讯 驾车人在醉酒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对除财产损失以外的非财产损失仍需在交强险保额范围内给予赔偿。9月10日,江苏省射阳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结一起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一审判决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盐城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夏某某、佟某某、张某某11万元。
2008年5月24日14时10分许,曾某某驾驶轿车沿省道329线由西向东行驶至射阳县陈洋镇条洋村境内路段,撞上前方张某某(原告夏某某之子、佟某某之夫、张某之父)由路南向路中骑行的自行车后又撞到停在路中绿化带旁边倪某某的自行车,致张某某当场死亡,自行车损坏。射阳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于2008年5月31日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此事故曾某某醉酒后驾驶机动车临事判断、操作失误,负主要责任,张某某负次要责任。事后曾某某与原告夏某某、佟某某、张某达成和解协议。曾某某驾驶的轿车在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盐城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三原告起诉要求死亡赔偿金11万元由被告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
被告辩称:曾某某是醉酒驾车,故被告方不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法院审理认为:曾某某醉酒后驾驶机动车,与张某某自行车相撞,致张某某死亡,曾某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则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其已与原告夏某某、佟某某、张某达成赔偿协议,故在本案中不再处理。其车辆在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盐城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被告认为曾某某是醉酒驾车,不应承担责任。但依相关规定,驾车人在醉酒情况下发生的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对除财产损失以外的非财产损失仍需在交强险保额范围内对原告给予赔偿。
据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3.司机无证驾驶出险 保险公司被判赔偿受伤人
作者: 袁群英 发布时间: 2007-08-08 14:16:26
中国法院网讯 8月8日,江西省分宜县人民法院宣判一起无证驾驶交通肇事保险赔偿案,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医疗费用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吴某8000元。
2006年12月31日上午8时许,肇事人林某无证驾驶赣K31156大货车与相对方向的黄某驾驶的无牌、无证的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黄某当场死亡以及坐在摩托车后座的吴某受伤。原告吴某送往医院抢救治疗,诊断为头部挫裂伤,左额颅底骨折,左股骨折,原告现还在医院住院治疗。经交警部门的认定,林某在此次事故中负主要责任,黄某负次要责任,原告不负责任。
林某在2006年12月19日,以其名义向财保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下称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责任限额为8000元,保险期为2006年12月20日至2007年12月19日。原告至起诉时仍未治愈也未定残,因需大量的治疗费用,就医疗费用赔偿责任将保险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医疗费用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8000元。
而保险公司提出,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下称条例)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而保险公司不承担其他保险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这两条确立了保险公司对保险事故承担无过错赔偿责任原则,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及过错程度如何,保险公司首先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此体现了交强险社会公益属性。交强险是国家为了维护公共利益,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强制推行的保险,其主要目的在于保障车祸受害人能够获得基本保障。《条例》第二十二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该条款规定了保险公司对受害人财产损失予以免责,抢救费用保险公司先行垫付但可追偿,但对受害人抢救费用以外的人身伤亡损失及医疗费用赔偿并未规定保险公司免责。所以不因肇事车辆驾驶人没有取得驾驶资格而免除保险公司赔偿责任,法院遂作出以上判决。
 
 
 
4.无证司机驾驶无牌车死亡 家属索赔70万获赔1.2万
作者: 杨克元 发布时间: 2007-09-21 15:47:34
中国法院网讯 吴某因酒后无证驾驶无号牌轻便二轮摩托车与一轿车相撞致死,因此造成了各类损失达70多万元,但因本起事故因吴某负全部责任,故轿车驾驶员只应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无责任的限额范围内承担责任。9月21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决轿车驾驶员唐先生在无责任赔偿限额内,赔偿死者家属1.2万元,由死者家属承担的案件受理费准予免交。
今年4月12日晚,吴某醉酒后无证驾驶无号牌的轻便二轮摩托车,沿虹梅路南向北机动车道行驶至虹桥别墅北侧处,轻便二轮摩托车失控倒地,轻便二轮摩托车仪表台右部及相邻部件碰撞到前方由唐先生驾驶的轿车后保险杠左部,造成吴某倒地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公安机关认定吴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唐先生不承担事故责任。
为索赔损失,吴的母亲和妻儿以唐先生未及时报警拖延抢救时间,致吴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为由,提出要求唐先生赔偿抢救费1590.80元、死亡赔偿金413360元、丧葬费1478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65716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4500元、住宿费5400元、交通费1959元、物损费600元等共计70万余元的诉请。
经查,肇事轿车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该保险的责任限额为无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万元,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600元、无责任财产损失赔偿限额400元。诉讼中,唐先生对吴某家属所受损失抢救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住宿费、交通费均无异议,对物损费600元则由法院依法处理。
法律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机动车方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出责任限额部分由有过错一方承担责任。本起事故因吴某负全部责任,故唐先生应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无责任的限额范围内承担责任。对于数额的认定,其中物损费按600元计算尚属合理,予以认定,其余损失按吴某家属所述予以确认。
 
 
5.证驾车酿出祸端 保险公司理赔追偿
作者: 张宽明 余爱华 发布时间: 2007-08-23 16:44:23
8月22日,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审结一起保险理赔追偿案,判决被告郭晓程给付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张家港支公司理赔款9.8万余元。
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3月,震宇汽车租赁公司为其用于租赁业务的车辆向人保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2005年11月,震宇公司将车出租给顾某使用。同年11月,顾某将该车出借给郭晓程使用时发生交通事故,致刘某受伤。法院判决人保公司赔偿刘某经济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等共计9.8万余元。人保公司履行义务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郭晓程追偿赔付款。
法院认为,被告明知自己不具备驾驶资格仍然驾车,对事故的发生及其后果应承担法律责任。震宇公司将车出租并对相关事项作出了必要的约定和提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来源: 人民法院报
6.投保人驾照过期肇事 保险公司未尽告知义务赔偿
作者: 钱军 陈荣 发布时间: 2007-10-12 10:08:22
中国法院网讯 保险合同格式条款规定“驾驶证已过有效期,保险人不予赔偿”,但一保险公司却因代办人在合同签订时未向投保人履行免责条款说明义务,难逃赔偿责任。10月11日,随着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书的送达,一起因此引发的保险合同纠纷案落下帷幕,法院判决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海安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赔偿原告王兴明代垫款人民币45000元。
2006年11月,原告王兴明根据有关部门要求,前往保险公司一保险代办单位投保第三者责任险。王兴明交纳保险费后,代办单位代办人员姚某为王兴明所有的二轮摩托车办理了第三者责任险,约定保险金额5万元,保险期限自2006年5月1日起至2007年4月30日止。但不知何种原因,王兴明并未在投保人栏内签字,代办人姚某则代王兴明在投保人栏内签上大名。保单上除盖有保险公司印章外,还加盖了代办单位的印章。
2006年12月10日,王兴明驾驶投保二轮摩托车,在海安县一公路上与妇女陈某驾驶的人力三轮车发生碰撞。陈某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该事故经海安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现场勘验,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王兴明与陈某分别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在公安部门主持调解下,王兴明赔偿死者亲属各项损失102417.49元,于2007年1月5日履行完毕。
王兴明转而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要求,要求保险公司依照保险合同给付保险金。但保险公司提出“驾驶证已过有效期”属于保险条款中免责条款规定的免责事由,而王兴明发生事故时其驾驶证已过有效期,其赔偿要求超出了保险责任的赔偿范围,故而拒绝王兴明的理赔要求。双方未能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王兴明一纸诉状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对投保情况、交通事故发生及交警部门处理的事实无异议,主要争议在于是否适用“驾驶证已过有效期,保险人不予赔偿”这一免责条款问题。
原告王兴明诉称,原告根据有关部门要求,到被告保险公司的保险代办单位办理二轮摩托车第三者责任险,按要求交纳了保险费,但保险代办人在订立合同时,未按法律向原告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且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在投保人栏内代原告签名。保险合同包括投保单、保险单、批单、特别约定及保险条款等内容,但合同成立后,代办人只将保险单交付给原告,并未按规定提供保险条款给原告,而保险条款包含当事人权利、义务及免责条款等内容,导致原告事后亦无法悉知免责事由。尽管事故发生时原告的驾驶证过期是事实,但由于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未尽到说明义务,免责条款对原告不具有约束力,保险公司赔偿责任依法不能免除。现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保险公司赔偿我保险金5万元。
原告为支持主张,向法庭提交了保险单、驾驶证和行驶证、交通事故认定书、交通事故损失赔偿调解书、有关票据及被告拒赔通知书。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合同签订时,被告公司对免责条款已向原告王兴明说明;合同成立后,亦已向其提供保险条款。王兴明发生交通事故时,其所持驾驶证已超过有效期,根据保险条款中免责条款的约定,该事故不属于保险事故。因此,原告王兴明诉称的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2007年4月16日,法院向保险公司发出通知,责令其于2007年4月20日前向法院提交其与上述代办单位之间关系的相关依据,但保险公司一直未提供。此外,保险公司对保险合同书中加盖代办单位的公章亦没有作出合理解释。同时,保险公司未能提供足够证据证明其向王兴明履行过免责条款说明义务,亦无证据佐证其向王兴明提供过保险条款。
海安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关于保险实际办理单位与被告保险公司之间的关系问题。虽然保险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但从代办人员姚某持有保险公司盖有公章的空白保单,且保单上加盖有代办单位公章等情况综合判断,可以认定上述代办单位与保险公司之间存在保险代理关系,代办单位为本案保险合同的保险代理人,姚某即是本次保险合同的具体代办人,保险代理人及具体代办人的行为应由保险公司承担法律责任。
关于合同整体效力问题。原告王兴明与被告保险公司之间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尽管存在代签名字等瑕疵,但在交付保险费并领取保单等一系列行为后,双方的要约和承诺已完成,应宣告合同成立。同时,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不应否认合同的整体效力。
关于免责条款对原告王兴明的效力问题。保险合同作为格式合同,在合同订立过程中如何体现诚实信用原则有着特别的法律要求。我国保险法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向投保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从本案查明的事实来看,没有足够证据表明保险代理人及具体代办人向王兴明履行过免责条款说明义务,亦无证据表明提供过保险条款,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应由被告保险公司承担。因此,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对王兴明不产生效力。
同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本次交通事故中,原告王兴明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按合同约定免赔率为10%。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2条、第17条、第18条的有关规定,作出了前述判决。
一审判决后,被告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南通中院二审过程中,上诉人保险公司申请撤回上诉。南通中院终审裁定,准许上诉人保险公司撤回上诉。
 
7.无证驾驶撞伤人保险公司仍需赔
作者: 钱 军 袁慧剑 发布时间: 2008-01-10 11:10:34
肇事者无证驾驶摩托车将他人撞伤,保险公司拒绝赔偿。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这起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维持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某保险公司赔偿原告朱某医疗费、误工费等计4.4万余元,同时判决被告陆某(侵权人)承担相应责任。
 2007年3月23日,被告陆某持E类驾驶证驾驶载物超过核定载物量的正三轮摩托车(需D证驾驶),途经某交叉路口由西向东行驶时,与经该交叉口驾驶自行车由东向西行驶的原告朱某相碰撞,致朱某受伤,车辆部分损坏。交警部门认定陆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朱某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2007年9月28日,朱某被评定为十级伤残。
 案发后查明,该肇事车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在保险期限内。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陆某驾驶的车辆与准驾车型不符,当属无证驾驶。虽然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相关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对受害人人身伤亡损失并未规定保险公司免责。即便对属于医疗费用的抢救费用规定保险公司先行垫付,其本质亦是先行赔偿而非免责,其立法目的在于保障受害人能得到及时救治,保险公司仍应在责任限额内赔偿。因而,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造成交通事故,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保险公司仍应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当然,保险公司在履行赔偿后可对抢救费用行使追偿权。
 
 
8.无证驾驶机动车酿交通事故 保险公司仍应赔偿
作者: 姜明 发布时间: 2008-08-21 13:47:37
中国法院网讯 无证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否仍应予以理赔?近日,安徽省太湖县人民法院道路交通事故巡回法庭就审结了这样一起案件,判决由被告安庆太平洋财保公司赔偿原告黄书梅各项经济损失25724.80元,由被告李家国赔偿原告1607.70元。
2007年10月14日9时许,被告李家国无证驾驶三轮车行驶至太湖县城西乡原山龙医院桥处,为避让迎面来的摩托车而发生侧翻,与原告黄书梅无证驾驶的二轮摩托车相碰,造成黄书梅受伤并被送往太湖县人民医院治疗,经诊断为脑震荡及多处软组织挫伤,住院治疗18天,共花去医疗费9247.70元。
太湖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李家国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黄书梅虽有违法行为,但与本次事故无直接因果关系,不负事故责任。黄书梅治疗结束后,经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作出的伤残等级鉴定意见书认定属十级伤残。由于黄书梅与李家国之间就损害赔偿事宜协商未果,黄书梅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家国和安庆太平洋财保公司赔偿其因该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医疗、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各项费用32258.69元。安庆太平洋财保公司提出李家国属无证驾驶,保险公司应当免除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李家国已为其驾驶的三轮车在被告安庆太平洋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故李家国的赔偿责任,应由被告安庆太平洋财保公司在50000元的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8000元的医疗费用的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后,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庆中心支公司提出被告李家国无证驾驶,保险公司应免除赔偿责任的意见,因不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法庭不予采纳。
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9.无证驾驶,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作者:高健 时间:2008年07月05日 10时26分
理由如下:1、《道交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该两条款确立了保险公司对保险事故承担无过失赔偿责任的基本原则,即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者人身伤亡及财产损失,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都应由保险公司首先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2、《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该条仅规定了保险公司对受害人财产损失予以免责,抢救费用保险公司先行垫付但可追偿,但对受害人抢救费用以外的人身伤亡损失并未规定保险公司予以免责,也未规定可以向其他人追偿。《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了交强险分项责任限额,即死亡伤残、医疗费用以及财产损失赔偿限额。无禁止则应适用道交法第七十六条以及《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故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造成交通事故,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保险公司仍应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3、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造成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在赔偿限额内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予以赔偿,体现了交强险对受害人人身权益的保护功能,符合交强险对社会公众利益的保护原则及交强险的公益性质。
 
10.醉酒驾驶、无证驾驶事故中保险公司应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
作者:王律师 来源:本站原创 添加于:2008-9-30
醉酒驾驶、无证驾驶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往往称交通事故的发生系驾驶员醉酒驾驶、无证驾驶造成的,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被保险机动车在本条(一)至(四)之一的情形下发生的交通事故的,┄┄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二)驾驶人醉酒的;(三)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四)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对于垫付的费用,保险人有权向致害人追偿。”
笔者注意到下面两个文件对此也有类似的规定:
1、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交强险有关问题的复函
(保监厅函〔2007〕77号)
深圳保监局:
  你局《关于交强险若干问题的请示》(深保监发〔2007〕32号)收悉。经研究,现函复如下:
  一、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投保人投保时应当向保险公司如实告知机动车的种类、使用性质等重要事项。投保人未如实告知重要事项的,根据《条例》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以下简称《条款》)执行。
  保险公司依据投保人提供的有关资料、填写的投保单和如实告知的重要事项等,应按照《交强险费率方案》计算、收取保费。
  若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阻碍投保人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或者诱导其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即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06条,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39条进行处罚。
 对于保险公司明知被保险机动车的种类、使用性质等,而不按照《交强险费率方案》计算、收取保费的,可依据《条例》第38条进行处罚。
  二、根据《条例》和《条款》,被保险机动车在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驾驶人醉酒、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对于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
二○○七年四月十
2、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未取得驾驶资格”认定问题的复函
(保监厅函〔2007〕327号)
吉林省东丰县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柳兆福诉中国大地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辽源支公司一案的咨询函收悉。经研究,函复如下: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以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在实务中,“未取得驾驶资格”包括驾驶人实际驾驶车辆与准驾车型不符的情形。根据我国机动车驾驶证申领使用的相关规定,驾驶人需要驾驶某种类型的机动车,须经考试合格后取得相应的准驾车型资格,因此,实际驾驶车辆与准驾车型不符应认定为“未取得驾驶资格”。
                       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保监会的复函虽然不是国家的规范性文件,没有法律效力,但是人民法院在处理此类案件时有时也会参考相关部门的意见。加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又给读者留下一定的空间,导致司法实践中存在一定的模糊。
那么,保险公司是否应对因上述两种行为导致的人身伤亡承担赔偿责任,答案应当是肯定的。这涉及到如何理解《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交强险合同签订过程中,保险公司与投保人签订的合同应遵循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及保监会的复函的总体把握和整体理解。
先看一下法律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07修正)》第七十六条规定:“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 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
  第二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
  (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
  (二)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
(三)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
  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从上述的规定可以看出,交强险的公益性质,交强险应当更多的倾向于受害人权利的保障。国家通过交强险的制度强制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购买相应的责任险,以提高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投保面,在最大限度上为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及时和基本的保障,有利于受害人获得及时有效的经济保障和医疗救治。为此,我们不能简单的理解《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如果把第二十二条理解为保险公司只要承担垫付责任,无需承担人身伤亡赔偿责任,这就意味着,在机动车方存在严重过错、受害人无过错时,受害人反而得不到赔偿。这显然背离了交强险制度保护受害人利益、维护社会稳定的目的。可见即使存在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等四种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保险公司仍然应当按照二十一条的规定,对人身伤亡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应及时的赔偿受害的损失,使受害方及时获得救济,同时,保险公司享有追偿权。
实践中,保险公司与投保人签订的交强险合同依据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是保监会公布的,其是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其性质相当于格式合同。显然,不能对抗法律及行政法规。
综上,交强险设立的目的在于保障交通事故受害人得到切实有效的救济。百保监会制定的《条款》规定的无证、醉酒驾驶保险公司只垫付医疗费用,不赔偿其他损失。保险公司与投保人订阅的保险合同往往也将该条款作为合同的一部分予以约定,故该条款仅于保险公司和投保人之间具有约束力,不能以此对抗作为交强险保护对象的交通事故的受害人。因此,在驾驶人醉酒驾驶致人损害的情形下,保险公司仍应在交强险的责任限内直接向交通事故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之后,保险公司可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向被保险人追偿。
本文系王律师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http://www.wangxianhui.com
 
 
 
11.车头车尾牌照不同 撞死他人一起担责司机、
车主及车头车尾所属保险公司被判赔偿
作者:记者郑金雄 通讯员 林振泰 李昌明 发布时间:2008-09-10 08:25:03
本报讯 一部重型半挂牵引车,车头一个牌照,后挂车厢另一个牌照,不但分属两家公司,而且还分别投保。这样的车辆撞死人后,驾驶员、车头主人、车尾主人及两家保险公司究竟谁来担责?日前,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车头车尾两家承保保险公司分别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费用11万余元;车头主人和肇事司机连带赔偿死者家属26.3万余元经济损失。
  今年5月24日,厦门某物流公司临时聘请阿飞(化名)驾驶公司的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这辆车的后挂车厢也有个车牌,后挂车厢属漳州某运输公司所有。
  当日,阿飞驾车从厦门马巷往漳州方向行驶,行经324线某处时,没有确认足够安全距离的情况下超车,与同向行驶的陈某驾驶的摩托车发生剐蹭,导致陈某连人带车倒地,重型半挂牵引车右轮碾轧陈某,陈某当场死亡,摩托车损坏。交警部门认定,阿飞应对事故负全部责任,受害者陈某不承担任何责任。
  事后,陈某的5位家人将阿飞及厦门某物流公司、重型牵引车投保交强险的某保险公司厦门分公司、重型牵引车后挂车厢所属的漳州某运输公司,以及后挂车厢投保交强险的某保险公司漳州分公司一同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阿飞等5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强险责任范围内赔偿金共计53.5万余元。
  庭审中,阿飞称厦门某物流公司的涉案车辆投了保险,保险公司应当理赔。厦门某物流公司证实涉案车辆既投保第三者责任险又投保了交强险。漳州某运输公司证实涉案后挂车厢也已投保交强险。厦门某保险分公司和漳州某保险分公司则均认为,依交强险条款约定,保险人承担的第三者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万元;原告所受损失,应当以一份交强险赔偿额为限,车头车尾只赔一单,两保险分公司各担一半。
  法院审理后认为,驾驶员阿飞应负事故全部责任,因其属于厦门某物流公司的临时驾驶员,故厦门某物流公司依法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两保险公司的抗辩理由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12.交强险免责之争
2008-09-24 16:36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以下简称“交强险条款”)第九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在本条(一)至(四)之一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在接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书面通知和医疗机构出具的抢救费用清单后,按照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组织制定的交通事故人员创伤临床诊疗指南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标准进行核实。对于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二)驾驶人醉酒的;(三)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四)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对于垫付的抢救费用,保险人有权向致害人追偿。”该条款是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制定的,但是其与第二十二条的条文表述又有一些不同.
第二十二条的条文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三)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两者比较就发现“交强险条款”中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的是其他损失和费用,而《条例》则规定不承担赔偿的是财产损失。如此一来,便引发了交强险第二十二条免责的争议。
第一种意见认为:免责的只能是有形的财物损失,而人身伤亡的赔偿金不在其列。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
1、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它是一国或地区基于公共政策的需要,为了维护社会大众利益,其主要目的在于保障车祸受害人能够获得基本保障,具有社会公益性。交强险业务总体上以不盈利不亏损的原则审批保险费率,此区别于商业险。《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该两条款确立了保险公司对保险事故承担无过失赔偿责任的基本原则,即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者人身伤亡及财产损失,由保险公司首先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此体现了交强险保障受害人及社会大众利益的根本目的。
2、《条例》第二十二条并非保险公司对受害人人身伤亡赔偿的保险责任免除条款。《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该条款规定了保险公司对受害人财产损失予以免责,抢救费用由保险公司先行垫付但可以追偿,但对受害人抢救费用之外的人身伤亡损失并未规定保险公司予以免责。《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了交强险分项责任限额,即死亡伤残、医疗费用以及财产损失赔偿限额,《条例》第二十二条一款对属于医疗费用的抢救费用规定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垫付并可向致害人追偿,但未对死亡残疾赔偿费作出保险公司免责的规定。无禁止则应适用道交法第七十六条及《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故无证、醉酒驾车或故意制造事故而发生的交通事故,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限额内予以赔偿。
3、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证或醉酒及故意制造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在死亡残疾赔偿限额内对受害人做出赔偿,此举体现了交强险对受害人人身权益的保护功能。因为上述三种情形的发生,受害人对此均无责任,亦无法防范,只要这种事故对于受害人而言是偶然的、不可预见的,就应视为保险事故。受害人因驾驶人一般过失行为尚且可以请求保险公司赔付,而驾驶人具有上述三种严重行为,保险公司更应当对受害人人身伤亡损失予以赔付,此符合交强险对社会公众利益的保护原则及交强险的公益性质。(以上意见摘自2007年6月18日〈人民法院报〉5版:
 
 
13.司机肇事逃逸 保险公司仍被判赔11万
发布日期:2008-9-4 15:14:53 来源: 作者: 点击:68
客车司机开车撞死人后驾车逃逸,死者家属怒告肇事司机和保险公司要求赔偿,保险公司是否应该理赔?昨日,在浙江温州永嘉县法院对此类案件的一份判决书上,记者看到,即使司机肇事后逃逸,保险公司仍然要为此买单。永嘉县法院宣传科的汤婧婧告诉记者,阳光财险前几天已经按照法院判决支付了11万元的赔偿金额。
  保险公司:保留追偿和上诉的权利
  2008年3月5日,被告徐龙春驾驶一辆小型汽车从温州西山开往永嘉枫林,在途经黄屿地段时,与行人厉益友发生碰撞,并导致厉益友当场死亡。永嘉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徐龙春在本案事故中“肇事逃逸”,负全部责任,厉益友不负事故责任。事后,死者家属将肇事司机、肇事司机所在单位和车辆投保所在保险公司一起告上当地法院。经法院认定后,原告合理经济损失共计达到214727元。法院判决为车辆投保第三方责任强制险的阳光财保公司温州支公司一次性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处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与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经济损失共计11万元。
  昨日,阳光财险公司温州支公司业管部王经理对记者表示,虽然对判决结果感到不满,但综合考虑包括品牌形象等在内的各种因素后,公司还是按照法院判决书给定的数额给予了赔付。但他同时表示,公司保留了向肇事司机追偿的权利,因为保险公司只是代为肇事司机先行赔付赔偿损失。至于是否要继续上诉,王经理称还在考虑之中。
  法院:判决符合法理依据
  而法院方面则认为,依据相关法律,即使肇事司机逃逸,保险公司也必须为此支付相应的赔偿金额,并且理由充足。
  首先,由于本案肇事车辆在投保第三方强制责任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其次,对阳光财产保险公司以 “驾驶人在肇事后逃逸为由主张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辩解,法院方面称,只有在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这三种情况下,保险公司才可以免除赔偿责任。但交通肇事逃逸并不属于这一行列;此外,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只有“机动车肇事后逃逸无法查明肇事车辆的情况下,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以弥补受害人的损害”,但在本案中的肇事车辆在肇事逃逸后,被告徐龙春已到交警部门投案,肇事车辆已查明。因此,阳光财产保险公司应该赔偿损失。
  律师:法院判决没有错
  北京广盛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刘春泉律师称,从该案例情况来看,保险公司诉称的论据站不住脚,法院的判决也没有错。
  他称,从法理来看,如果发生交通事故,不管肇事司机有没有责任或者是肇事后逃逸,交通事故的后果都必须由社会承担,因为个人是无法独自来承担起责任的。因此,第三方强制责任险的推出,由承保的保险公司在限额内进行先行赔付,不论肇事车辆有无过错及其过错程度如何,保险公司都有充分理由履行保险义务,另外,这也是为了充分保障交通事故受害者,符合法律“以人为本,尊重生命”的立法精神。
 
 
14.无证驾驶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完全免责
无证驾车酿成事故,法院判决保险公司仅就“财产损失”免责
2007年5月22,荣县双运汽车租赁公司将其所有的川C45496号轿车出租给取得驾驶资格的徐权,当日,由徐权雇请的驾驶员吴永英(未取得驾驶资格)驾驶该车将行人杜懿撞伤,致杜懿十级伤残。交警认定吴永英负事故主要责任,杜懿负次要责任。杜懿起诉要求川C45496号轿车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下称“交强险”)的保险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下称“保险公司”) 和荣县双运汽车租赁公司、徐权共同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合计59900元。保险公司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吴永英未取得驾驶资格,保险公司应当免责。
荣县法院审理认为:首先,设立交强险的目的是对车辆这种高危工具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及时进行救济,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以维护社会公众的利益,故交强险具有公益性质,保险公司承担责任与否,并不必然以投保车辆驾驶员有过错为前提。其次,《机动车交 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交强险实行分项责任限额,即细分为死亡伤残、医疗费用以及财产损失三大类责任限额,财产损失仅是第三者损失中的一个项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的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仅指“财产损失”而言,死亡伤残和医疗费用不属“财产损失”,仍属赔偿之列,故保险公司对原告杜懿财产以外的损失应在其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荣县法院于2007年11月23日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原告伤残和医疗损失合计56600元,被告徐权赔偿原告1880元,驳回原告杜懿提出的其余诉讼请求。
宣判后,保险公司提出上诉,自贡市中级法院近日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作者单位:荣县法院旭阳法庭
张建忠律师点评:该判决的优点在于其对法律适用的准确理解。值得律师同行好好研究。
再看一个案例:
2006年1月1日,被告徐某无证驾驶一红旗牌小客车,由南向北行驶至顺义区通顺路李桥路口时,与骑自行车由东向西行驶的王某相撞,造成王某死亡。此次事故经顺义交通支队认定,徐某、王某各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
后死者家属委托当地律师将肇事司机徐某、车主张某起诉到顺义法院要求赔偿各种损失12万余元,立案后,死者家属打听到我,我得知肇事车辆投保过第三者责任险,但是具体在哪家保险公司等都不知道。而且肇事司机(外地的)和车主都是年仅20余岁的小伙子,赔偿能力极为有限,要求的数额也过低,计算标准有误。
我接受委托后,首先建议先调查保险公司的情况,尽管事故处理时连交警都认为无证驾驶保险公司肯定不给理赔,交警根本就没有调查保险的任何情况。但是我认为无证驾驶不理赔是车主和保险公司的约定,而第三者责任险属于强制险,对于死者而言保险公司必须赔偿。但是如何才能查到保单的具体情况,如何才能拿到保单是我面临的最大困难,因为北京的保险公司太多了,即使人保北京的各个区县都有支公司,而诉讼保险公司一般应该起诉支或分公司,到保险公司调查可他们不面对律师,他们只对保护,即使真的在某家保险公司投了保,他们也不可能给我保单,因为给了保单,保险公司就要做被告,就可能要赔偿。我也不可能挨家挨户的查。而找车主要,因为我是原告的律师,原告与被告本身就是对立的,他们也不可能提供保单。真的很麻烦,但是要想接下这个案子、要想使死者家属得到及时赔偿就必须起诉保险公司。真的困难重重。心理压力很大,一条人命呀,他们的要求很低只有12万多,但是就是这12完即使胜诉了也很难拿到,难道就白死了。
好在最后根据我的不懈努力终于拿到了保单的复印件。因为原告在委托我之前就已经立案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向法院申请追加保险公司为被告,但是我们申请后法院已不是必要的共同诉讼为理由就是不同意追加,考虑的其他问题我也没有死活坚持,和原告商量后,实在不行就撤诉,但是要损失2000多元的诉讼费。最后实在没办法我们还是决定撤诉,从新立案。我们的诉讼请求也增加到近18万(因为同等责任,还考虑实际赔偿能力问题,也没有多要)。万事俱备就等开庭了。
不久法院就通知开庭了,开庭当天司机、车主、保险公司都没有到庭,又出问题了,我们的保单复印件法院不认可,因为最高院有规定单独复印件没有法律效力,特别是对方都不出庭的情况下。我也知道,但原件都在保险公司和车主手里,怎么可能拿到原件呢?还好后来根据我多年办理大量交通事故的经验这个问题还是解决了。今天法院终于判决了,判决结果很满意,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范围内先行赔偿10万元,余下的7万多元由司机和车主承担连带责任,尽管那7万多元还要执行,而且有一定的困难,但是保险公司的10万元算是已经到手了,也算告慰了死者的在天之灵。案件终于告了一段落。尽管死者家属还要补交一笔律师费,但是我想他们也很愿意。


 
15.关于无证驾驶交强险的赔偿
2008年11月17日 19时13分
交强险条例第三条是这样规定的:“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国家专门出台这样一部条例,对交强险加以规定、规范和调整,究其原因,乃是由于交强险的性质不同于其他险种,其他险种为商业性质的保险,投保人与保险人完全遵循民事活动的自愿原则,投保人是否投保,投保何险种,保险金额的确定,等等,保险合同当事人有权自由选择,而交强险则不然,投保人除享有选择被保险人的权利外,是否投保、保险金额、出险后如何赔偿等等,都是由法律直接予以规定的,当事人,尤其是投保人,无权自行作出选择或调整。因此,交强险合同,尽管其主体双方是民事合同领域内的平等主体,但其订立过程及合同内容,却带有行政合同的色彩。
我们暂不去探究交强险的理论基础,既已出台,且是“基于国家公共政策的需要,为维护社会大众利益,具有社会公益属性”,那么,如何认识和理解条例中关于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相关规定?
法院在审理上述案件时认为,交强险公益性体现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只要不是受害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均在责任限额内全额赔偿本车人员及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而不以被保车辆负全责为前提,即使被保险车辆在事故中无责任,保险公司亦要进行无责赔偿(限额的10%),国家法律(包括道交法和条例)作此规定,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将本该由肇事个体承担的赔偿责任扩大到社会保险机制中去分担,使受害人能够得到及时、最大的救济。因而,条例中的免赔条款——无证驾驶、醉酒、车辆被盗抢期间、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事故,不应是针对受害人而设定,应当理解为此种情况下,保险公司赔偿后可向责任人追偿。如果将条例中所列的免赔条款理解为保险公司不向受害人赔偿,那么,逻辑上就出现矛盾:机动车方在一般过失甚至无过失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受害人都可以基于法律的规定而直接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而机动车方在存在严重过错——无驾驶资格、醉酒等情形下致人损害,受害人反而不能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权益得不到充分保障!显然,全国人大和国务院在制定道交法和条例时,绝无此意。
基于以上理解,诸多法院对上述案件审理后作出了保险公司承担责任的判决,判决理由除了以上几点外,还剖析了条例的相关条款,条例第21条明确,保险公司是在保险限额内赔偿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赔偿是分两部分——人身伤亡产生的损失、财产因交通事故毁损产生的损失,条例第22条也仅是规定三种情形下,保险公司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交强险条例第22条如何理解与适用,条例的制定部门未作出明确的规定,现实生活中类似醉酒驾驶、无证驾驶的情况均屡有发生,在商业三责险情形下的处理,可以严格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但对于道交法和条例有明确规定(尽管很不具体、缺乏操作性)的交强险,法院处理时,则应当把握法律井绳,而不能机械地按交强险合同的条款操作。否则,交通事故强制保险会失去其存在的意义。
虽然在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特别是审理关于无证驾驶,交强险是否该赔偿的案件中,一般适用的是《民法》、《道交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法律问题的解释》等法律规定,但是,我们还应当结合《合同法》和《保险法》的有关规定对案件进行全面分析。首先,《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第二款规定: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采用格式条款缔约者,提供方对于其中的免除责任、限制责任条款要尽到两个义务:1、提示义务:提请对方注意该类条款;2、说明义务:应对方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否则,该条款不生效力。其次,《保险法》第十八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那么,依据该条之规定,保险合同中若有免责条款,保险公司及其代理人应对其尽说明义务,否则该条款不生效力。
而通过庭审,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保险公司及其代理人在承接这个保险业务的时候并没有按照《合同法》和《保险法》的规定,将格式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对投保人也就是本案的被告尽说明义务,以致投保人误以为只要是投保了保险的,在发生保险事故后,保险公司都会进行赔偿,否则,投保人也不会白白掏钱为自己投保一份根本不可能获得保障的保险。
最后,我们认为,由于保险公司在承接保险业务的时候没有向投保人尽到说明义务而承接了保险,也就是说保险公司愿意承担投保人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可能产生的责任,因此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进行赔偿。
16.无证驾驶造成事故交强险如何赔偿?
(2008-09-08 16:22:50)
 
关于无证驾驶,驾驶员发生交通事故后,对于第三者如何赔偿的问题,《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有明确的规定:如果该机动车投保有强制保险,则保险公司应当在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受害人即第三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垫付了抢救费用后,有权向致害人追偿。致害人一般是指的投保交强险的车辆的驾驶人员。那么对于其他的经济损失,比如受害人死亡或伤残,存在死亡或伤残赔偿金的事情。保险公司有无义务先行垫付,对此法规没有明确。
相关案例:
无证驾车酿成事故,法院判决保险公司仅就“财产损失”免责
李冬生
2007年5月22,荣县双运汽车租赁公司将其所有的川C45496号轿车出租给取得驾驶资格的徐权,当日,由徐权雇请的驾驶员吴永英(未取得驾驶资格)驾驶该车将行人杜懿撞伤,致杜懿十级伤残。交警认定吴永英负事故主要责任,杜懿负次要责任。杜懿起诉要求川C45496号轿车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下称“交强险”)的保险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下称“保险公司”)和荣县双运汽车租赁公司、徐权共同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合计59900元。保险公司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吴永英未取得驾驶资格,保险公司应当免责。
荣县法院审理认为:首先,设立交强险的目的是对车辆这种高危工具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及时进行救济,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以维护社会公众的利益,故交强险具有公益性质,保险公司承担责任与否,并不必然以投保车辆驾驶员有过错为前提。其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交强险实行分项责任限额,即细分为死亡伤残、医疗费用以及财产损失三大类责任限额,财产损失仅是第三者损失中的一个项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的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仅指“财产损失”而言,死亡伤残和医疗费用不属“财产损失”,仍属赔偿之列,故保险公司对原告杜懿财产以外的损失应在其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荣县法院于2007年11月23日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原告伤残和医疗损失合计56600元,被告徐权赔偿原告1880元,驳回原告杜懿提出的其余诉讼请求。
宣判后,保险公司提出上诉,自贡市中级法院近日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作者单位:荣县法院旭阳法庭
 
无证驾驶情形下保险公司应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
【裁判要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属于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免除其责任的内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该条款第九条无效。被保险机动车在无证驾驶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的,保险公司仍应当依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案号 一审:(2008)津民二初字第5号
二审:(2008)常民二初字第60号
 
【案情】
原告:津市星城公交客运有限公司。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
2007年5月23日13时35分许,司机彭可群驾驶登记车主为星城公司湘J82128号客车(彭可群持有的机动车驾驶证载明准驾车型为B2,湘J82128号客车不在其准驾车型之列)由南向北行至澧水大桥桥面时,与刘龙州驾驶号牌为湘J89182号摩托车搭乘李俊对向刮擦,造成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只向星城公司垫付了抢救费用8000元。经津市市交警大队认定,刘龙州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车且占道行驶,应负事故主要责任;彭可群驾驶与准驾车型不符的车辆且事发时采取措施不力,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李俊将车交给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人员驾驶,应负事故次要责任。经诊断、鉴定李俊分别构成8级和10级伤残,摩托车受损。
彭可群、刘龙州、李俊在津市市交警大队主持下达成了调解协议,协议中载明李俊的伤残补助费为62 858.2元和摩托车车损费1000元。
2006年9月26日,津市星城公交客运有限公司为其所有的湘J82128号客车向中华联合保险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下称交强险),保险期限自2006年9月27日起至2007年9月26日止,交强险责任限额分别为死亡伤残50 000元、医疗费用8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
原告津市星城公交客运有限公司诉称被告只垫付抢救费用8000元后对其他损失没有赔偿,请求判令被告支付死亡伤残损失50000元和财产损失1000元。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9条明确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对于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故不应付赔偿责任。
【审判】
湖南省津市市人民法院认为:
彭可群无证驾驶投保了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下称交强险条款)第9条抗辩,不承担赔偿死亡伤残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应当予以赔偿。理由如下:
1、星城公司与中华联合保险公司签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属于合同法所规定的采用格式条款订立的合同。
2、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第九条约定,被保险机动车在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抢救费用,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上述约定属于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即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免除其承担相关责任的内容。
3、《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第九条约定内容中“其他损失”的范围,依一般交通事故所造成损失的理解,应当包括人身伤亡损失和财产损失等。
4、国务院颁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下称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在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情形下,保险公司只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依此规定,保险公司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损失仍应赔偿。
5、交强险条例属国务院颁布的行政法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第九条关于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其他损失中的人身伤亡损失的约定明显有悖于交强险条例的规定。
6、《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下称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据此,本案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格式条款约定的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免除其承担因交通事故致受害人人身伤亡损失的内容应当无效。
因此,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格式条款第九条抗辩、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由于本案实际伤残损失大于合同约定的伤残赔偿限额,故津市星城公交客运有限公司诉请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支付50 000元伤残伤残赔偿金,合法有据,应予以支持。但其要求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支付财产损失费1000元的请求,因属于双方签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约定的不予赔偿范围,且该约定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不予支持。据此,依照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六十条第一款、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1、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给付津市星城公交客运有限公司保险赔偿金50 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2、驳回星城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以原判决使用法律错误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中,经法庭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一次性支付给津市星城公交客运有限公司保险赔偿金42 000元.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是否有效。
交强险条款第九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在本条(一)至(四)之一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对于垫付的抢救费用,保险人有权向致害人追偿。
交强险条款是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保监会)统一制定的,具有强制性,各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只能执行其规定,也不能与投保人协商变更其中的条款,即投保人在订立合同时,没有选择而只能接受,其自由订立合同的意愿得不到充分尊重。虽交强险条款不是由保险公司自己制定的,但保监会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下称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交强险条例制定交强险条款过程中也充分征求了保险公司的意见,且交强险是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其免责条款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的免责条款具有较高的重叠性。因此,交强险条款的内容也可以说是保险公司的意思表示。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该条款属于格式条款。
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据此,本案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格式条款约定的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免除其承担因交通事故致受害人人身伤亡损失的内容,应当认定为无效。
笔者认为,对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的效力问题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去分析:
一、该条款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首先我们来看与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相关的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1、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
2、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3、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显然,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除交通事故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以外,保险公司都应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也即即使在被保险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故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失的,也应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
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了被保险人的赔偿责任,第二十二条规定了被保险人的免责情况。从这两条的规定来看,交强险条例也只规定在无证驾车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财产损失,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对抢救费用有权向受害人追偿,却没有规定造成他人人身伤亡损失的,保险人是否应予以赔偿。但从交强险保护受害人的公益性质来看,对造成他人人身伤亡损失的,也应当予以赔偿。
从上述分析来看,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交强险条例的规定。但上述规定并非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其目的不是管理和惩罚违反规定的行为或否认该行为在民商法上的效力,而仅仅是确认保险公司在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时应负的责任。因此,违反上述规定,并不当然导致交强险条款第九条无效。
二、该条款是否属于合同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免责条款。
合同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合同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二)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由此看出,交强险是因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财产损失,而非被保险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才可能发生赔偿的责任保险。故交强险条款不可能有合同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两种免责条款,也就不存在有合同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免责条款而导致该条款无效的情形。
因此,从这点上来说,交强险条款第九条也并非无效。
三、该条款是否免除提供该条款的一方的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
交强险条款第九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在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在无责任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抢救费用。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对“其他损失和费用”的理解,结合交强险条款第六条的规定来看,应当是指人身伤亡损失和医疗费用。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投保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财产损失,保险公司应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并没有规定免除赔偿责任的情形。同时,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二十二条规定在无证驾车的情况下,发生交通事故,只对受害者的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并有权就医疗急救费用向致害人追偿。
当然在商业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中,无证驾车是保险公司免除其责任的一种情形。但交强险不是商业保险,而是一种强制保险,其经营不以营利为目的。其功能除了一般保险的风险管理功能之外,还具有社会社会保障功能。设立交强险的目的不仅仅是转移被保险人的风险,而更主要是维护交通事故受害者的利益,也即在发生交通事故致使第三者受到损害时,能使第三者获得更为及时、便捷的补助。如任意设立除外责任,则明显不利于保护第三者的利益,也就达不到设立交强险的最初目的。故交强险的除外责任一般应由法律、行政法规明确规定或为防止道德风险的发生而设立。例如,交强险第二十一条规定,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等。因此,交强险条款第九条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不恰当地免除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应属无效条款。故在驾驶人未驾驶资格的情形下,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损失的,保险公司仅不承担财产损失的赔偿责任,而对人身伤亡损失仍应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
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属于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即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免除其承担相关责任的内容,依照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该条款无效。
当然,笔者也注意到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交强险有关问题的复函》(保监厅函[2007]77号)和《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未取得驾驶资格”认定问题的复函》(保监厅函[2007]327号)的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造成他人损失的,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复函不是国家规范性文件,而是内部规定,没有法律效力。因此,这两复函的规定也不能作为在此情况下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依据。
基于上述,笔者认为,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属于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免除其责任的内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该条款第九条无效。本案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援引交强险条款第九条的规定认为己方不承担赔偿伤亡伤残损失的辩称不能成立,即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德中心支公司应当依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在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原告津市星城公交客运有限公司诉请的伤亡伤残损失予以赔偿。对原告诉请的赔偿其财产损失的请求,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不予赔偿。
 
参考文献:
1、《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释义》刘炤、杨华柏、郭左践主编,法律出版社2006年4月第1版。
  2、《机动车保险产品和法规汇编》,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财产保险监管部编,法律出版社2007年4月版。
3、《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黄松有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著,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1月版。
4、《保险事故评析实务》,李平安,中国检察出版社2008年5月第一版。
上述文章来源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免费发布留言咨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