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律师维权网>> 资讯>> 律界信息>>正文内容

律师被收买,是何等的羞辱?

编者语:近几年经常接到一些县里的法律咨询和委托,在言语之中,表现出对当地律师的不信任。今天又发现此类文章,不信任已经成为社会弊病,律师行业中是谁产生了这种根源,为什么当事人不信任律师,除了社会因素之外,我们是否做到了让委托人信任呢?
执业多年的律师,可能都会遇到对方当事人的利诱,这是拷问职业道德的时候,更深入的一些说是拷问律师人性的时候。是什么让个别人陷入了道德的漩涡,是什么让其忘记了自己的职业操守,是信仰!
在一此和同行交流律师营销时,我写下了一句话“律师是我一辈子追求的事业”,有了事业的追求,有了信仰,我想信面对利诱的时候我们也许很淡定,不但自己的委托人信任自己,对方当事人也会尊重我们,也许我们即使做的很好,也会招来不信任的眼光和猜疑,这又有何妨呢?我们做了,坦荡荡。
 
附:百余农民质疑商家法官律师行为
安徽、河南两省100多名民工在浙江某工地干了两年的泥瓦活,工程结束后近200万元的工程款又讨要了两年,至今未果。现在,他们对商家、法官、律师的诸多行为提出质疑。

  200711月,安徽、河南的100多名农民在河南信阳人小雷的带领下,进驻浙江仁龙公司开发、浙江景华公司承建的工地干活。到20095月工程竣工,有近200万元的工程款,实际上就是民工工资,工程投资方和建设方久拖不给,连结算也不做,甚至到后来找不到工程建设项目部的负责人。
 万般无奈之下,小雷将对方诉至法院。但是,官司打了一年多,令小雷等人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判决仅仅支持十几万元的款项。2010年11月26日,小雷等人前往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塘栖法庭领取一审判决书,在朋友的提醒下随身携带录音机并打开录音功能,先后与两名法官、书记员等人对话。小雷签收判决书后,曹法官在场,书记员李某到来,要求小雷重新在更改的庭审笔录上签字,理由是庭审笔录记录错误。小雷不愿意签字,书记员李某的理由是没有关于雷的任何内容。曹法官劝说小雷,“没有你讲话的东西,和你不打噶”,小雷签了字。哪有判决书出来了还更改开庭笔录的事情?事后,朋友的分析让小雷等人恍然大悟:这不仅是简单的程序问题,更严重的是法官公开严重违法。

  小雷等人请教了多位法律专家,分析他们案件存在的问题,关键有3个。首先是建筑面积问题,法院判决认定“实际建筑面积为房产证的面积”,走廊、平台灯忽略不计,与实际施工面积差额24.2万元。其次,一审法官把两张借条复印件作为对方已付款证据使用,数额达到86.2万元,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还有,对方提供的银行账户明细表和银行付款凭证数额63万元被当成实际支付款项证据,根据《会计法》和财政部《会计基础工作规范》,该案中唯一能证明上述款项的就是与之相对应的领(付)款凭条或借(收)条,但此证据被一审法院采信。

  小雷因此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二审法院仍然维持了一审判决。小雷等人从此走上了信访、申诉之路。

  今年10月17日,杭州市江干区司法局做出《律师投诉处理结果告知书》。“在第三次庭审中,法官向你本人出示借条复印件一张,问其是否收到该笔款项,你称时间太长记不起来,后又补充要以原件为准”,律师章某对该张借条的质证意见是:“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安徽省检察官协会副秘书长郝龙贵认为,这可能是律师的技能水平问题未经当事人的许可承认复印件的有效性,导致案件被动。小雷则怀疑存在律师被某些人收买的可能性。

  江干区司法局的《告知书》证实,该案一审共计开了5次庭,“2010年6月17日,你本人向余杭人民法院申请撤回对三被告的起诉,余杭区人民法院于当日裁定,准许原告撤回对三被告的起诉。后你又委托其他法律工作者为其代理案件,并重新向余杭区人民法院起诉”。小雷与法官对话的录音表明,撤回起诉和重新起诉都是法官建议的,他在一审最后两次的庭审中请的代理人是法官推荐的,并且说推荐律师给小雷保证打赢官司。小雷不知道法官推荐的“律师”没有律师资格,是法律工作者。小雷交给“律师”6万元费用,而且没有开发票。

  本周,小雷接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通知,要求把他与法官对话的录音整理出详细的文字资料交给该院相关部门。该案能引起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重视,可能进入审查监督程序,给小雷等人带来了一丝欣喜。

免费发布留言咨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