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律师维权网>> 频道>> 损害赔偿>> 人身损害>>正文内容

在农家乐消费被其他顾客打伤该怎么办?

 

在农家乐消费被其他顾客打伤该怎么办?

——原告朱某诉被告某农家乐有限公司健康权纠纷案

【要点提示】

1.安全保障义务系侵权法上的法定义务,其与合同义务发生竞合时,权利人可选择侵权责任或违约责任进行救济;

2.在第三人介入侵权的情况下,安全保障义务人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

【案情再现】

2011年2月6日,原告朱某与朋友王某在被告某农家乐有限公司经营的农家乐消费,张某等人冲进原告所在的包房,张某用玻璃茶杯砸王某头部,原告上前劝阻,反遭拳打脚踢。后张某等人强行将原告拖到农家乐外,边拖边打,惊动了在场所有人,原告逃至农家乐东侧修自行车摊位边,张某等人又对原告拳打脚踢,期间,张某抓起旁边修自行车用的铁架子猛砸原告的头部,致原告受伤。事发时,被告的工作人员未及时进行制止和劝阻,但在双方打斗过程中报了警。事发后,张某逃逸,至今未归案。原告人院治疗,经鉴定,原告被他人打伤致特重型颅脑损伤,已构成一级伤残,伤后可予以休息24个月,营养10个月,终身护理依赖。原告以被告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相关损失。被告则认为,被告已在第一时间报警,原告受伤地点是在被告经营场所之外,原告受重伤的损害结果已超出了被告在订立合同时所能预见的范围,被告已经履行安全保障义务,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被告经营场所就餐期间,被告作为餐饮场所的经营者,未能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遂判决被告某农家乐有限公司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法官解析】

我国的安全保障义务最早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中出现,借鉴了德国法上的一般安全注意义务和英美法上的注意义务,其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作出明确规定。安全保障义务经历了从司法解释到法律的演进,相关规定也从较为模糊发展为较为清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安全保障义务是指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所负有的在合理限度范围内保护他人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义务。一般认为,安全保障义务的理论基础是危险控制原则和信赖原则。所谓危险控制原则,是指安全保障义务人具有控制危险源的能力,其掌握危险源的信息、知晓如何更有效率地克服危险,且其进行经营或举办活动之前应当已考虑可能的危险,因此由其承担安全保障义务是恰当的。即“谁能够控制、减少危险谁承担责任”。信赖原则可以形象地描述为,如果公众有理由相信某个地方是安全的,那么公众的相对人就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使公众免受危险伤害。

关于安全保障义务的性质,有法定义务说、附随义务说、竞合说。一般认为,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侵权责任法层面的法定义务,这种法定义务既存在于合同法也存在于侵权法。在我国安全保障义务同样是一广泛存在于合同法和侵权法上的法定义务,对安全保障义务的违反可能导致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有时还会出现请求权竟合,在这种情形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22条规定,权利人可以选择适用合同法或侵权法以最大限度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7条的规定,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包括以下两类:一是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公共场所包括以公众为对象进行商业性经营的场所,也包括对公众提供服务的场所。除了本条列举的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场所外,机场、码头、公园、餐厅以及本案中被告经营的农家乐等都属于公共场所。二是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群众性活动是指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面向社会公众举办的参加人数较多的活动,比如体育比赛活动,演唱会、音乐会等文艺演出活动,展览、展销等活动,游园、灯会、庙会、花会、焰火晚会等活动,人才招聘会、现场开奖的彩票销售等活动。无论是公共场所的管理人还是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对该场所具有事实上的控制力,当然这种控制力并不以交易关系为必要。    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导致他人损害的,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此类案件中应坚持过错责任“严格化”的立场,在受害人请求损害赔偿时,应当基于其所受损害的事实,提出赔偿义务人负有符合社会一般价值判断所认同的安全保障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则应就其已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进行抗辩,这样才能兼顾过错责任原则的适用与利益平衡。①在第三人介入侵权的情况下,《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款规定了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补充责任。实践中,存在不少第三人的侵权行为和安全保障义务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而造成他人损害的情形,此时第三人和安全保障义务人并不构成共同侵权,如果直接实施加害行为的第三人可以确定的,加害人负有侵权赔偿责任,加害人已经全部承担赔偿责任的,则安全保障义务人不再承担侵权责任;加害人无法确定或者没有能力承担赔偿责任的,可以根据安全保障义务人未尽到的安全保障义务的程度来确定其应当承担的侵权责任的份额,具体可以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第2款的规定,即安全保障义务人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

本案中,原告在被告处消费期间,双方依法成立了餐饮服务合同,双方均应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履行各自的义务。被告作为提供餐饮场所的经营者,在发现其经营场所内发生消费者被殴的危险行为后,应积极、及时地制止事态发展,并对受害人员采取必要的救济手段。原告在被殴打过程中,被告未采取相应程度的制止、劝阻,虽然在殴打进行了一段时间后报了警,仍有悖于其法定职责,被告显然未能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现被告张某逃逸,无法找到,被告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需要注意的是,安全保障义务同时也是合同的附随义务,亦即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餐饮服务合同关系,被告除了提供饮食这一主给付义务,尚负有基于诚实信用原则所产生的照顾、保护、协助等合同附随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22条的规定,原告有权选择被告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侵权责任。


免费发布留言咨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